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客

 
 
 

日志

 
 
关于我

耕耘教育乐土,守望精神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诗意地栖居于语文课堂(安阳教育信息网)  

2013-02-24 21:2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意地栖居于语文课堂 (安阳市曙光学校 常作印)

来源:安阳市曙光学校 作者:常作印 发布时间:2010-09-27

http://www.anyangedu.com/html/jiaoshijiezhengwen/jiaoshizhengwen/2010/0927/9399.html

    人生就如一个单程的旅途,重要的不是沿途的风景,而是看风景的心态。虽然诗人海子说:“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但远方除了遥远,还有我们的梦想和追求。作为新时代的人民教师,就应当努力践行“平凡之中的伟大追求,平静之中的满腔热血,平常之中的极强烈责任感”的“三平精神”。
世上最危险的职业有两种,一种是医生,一种是教师。从某种程度上说,教师比医生还危险,因为一个不合格的医生害的是人的肉体,而一个不合格的老师毁掉是一群孩子的精神和灵魂。对于教师而言,思想贫困比经济贫困、知识贫困都更可怕。只有教师有思想,学生才会有灵魂。把天才培养成庸才,是对人类文明最大的犯罪。学生超越教师,是教育的幸事;然而如果教师太容易超越,我看则是教育的悲哀。我们很平凡,但是我们的学生需要优秀的老师。学生可以原谅老师的严厉、刻板,但是不能原谅老师的不学无术、不思进取。
    从教十几年来,我庆幸自己没有被年复一年缺乏创造力的劳动磨灭责任、良知与热情,我的课堂上还洋溢着感情的汁水和思想的火花。我用温暖的眼神关注每一颗敏感的心灵;我用真诚的心灵聆听每一朵花开的声音;我用自己的情去解读文本,去激发学生内心的情,与学生一起吟诵,或高亢激昂,或悲婉凄清;我在对话中体验人生的各种况味,激动着、愤怒着、自豪着、悲伤着、兴奋着……我认为这是一名教师力所能及的卑微工作中最有价值和美感的事情!

   一

     走上三尺讲台伊始,由于自己对教育理念理解的偏差,我常常在学生目瞪口呆中进行激情的“知识轰炸”,把自己对教材的理解淋漓尽致地“抛”出来,继而就是拓展迁移,从四书五经到唐诗宋词,从弗洛伊德到超现实主义……学生听得很激动,但回去就是不动。那时的我,开始意识到课堂教学的复杂,不是仅仅“腹有诗书”就能把课上好的。后来,学校的一位领导直言:“很钦佩你对课文的理解,很羡慕你的语言表达能力。但你目中无人,只是在自我表演,只是把自己对教材的理解、对教参的把握和盘托了出来,根本没去关注学生的认知和理解,自然他们便会在片刻的激动之后把教师的表演丢到九霄云外了。”
    于是,我便从只专注自己的“讲”,转而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如何让学生“学”上。但是真正一做起来,才发现自己这方面教学能力的欠缺。或许人生就是一场漫长的障碍赛,需要不断地跨越自己。那时恰巧读到京剧大师梅兰芳的一句话:“不看别人的戏,就演不好自己的戏。”演戏如此,上课何尝不是这样!一下子让我豁然开朗。
于是,我认真听身边每一位优秀老师的课,虚心学习他们的长处;认真收集书刊上刊登的教学案例,细细品味别人独具匠心的构思;到处借阅名师的做课录像,反复揣摩每一个精彩的段落;不放弃每次外出学习的机会,哪怕是自费也要亲耳聆听专家讲座和名师的观摩课。我不断的模仿名师上课时的一招一式、一言一行,不断地把他们的“思想玫瑰”移植到我的教学试验田,结果常常有一种意想不到的收获。渐渐的,我的课堂不但有了生气而且有了出色的成绩。
    模仿,最终是要学会自己走路,走自己的路。后来,我不再满足于邯郸学步,而是把别人的经验、名家的理论融化成自己的东西。很多时候,我像别人读武侠、言情小说那样,津津有味地啃着一本本教育理论书,常常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发现自己未知的领域。一些经典被我批注了密密麻麻的文字,甚至有不少的地方已经被我划得面目全非。望着书架上一排排的读书笔记,真的像一排排的精神士兵。可以这样说,正是牛嚼了这些教育经典,使我坐上了提升自己的“直升机”,摆脱了那种在黑暗中摸索的状态。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盖叫天说:“科班的孩子练完功了,老师常叫坐下来,静一静,默一默。”什么叫默?默就是用脑筋去思索、揣摩。我个人认为,书本上的知识只有在善思者的头脑中才能活化为智慧。只有将粗糙的、混杂的、表面的、肤浅的、零碎的教育大杂烩,经过反思的发酵、过滤、提炼、蒸发,最终才能煮成一道道精美喷香的教育美餐!为此,我常常一动不动地“默”到半夜,研究学情,钻研教材,常常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东西,想出别人没有想出的主意。一次次的反思,一次次的实践,一次次的更新,一次次的收获,……虽然它让我经历了蝉蜕蝶化前的焦灼痛楚,但却让我听到生命拔节的声音。
    2010年4月,我代表河南参加全国中学语文优质课竞赛,一举夺得一等奖。点评专家给于极高的评价:“如果说大多数好教师的课是一节课的话,那么他的课就是一个学者的课,叹为观止。”

    二

    苏霍姆林斯基曾说:“我一千次地确信:没有一条富有诗意的情感和审美的清泉,就不可能有学生全面的智力发展。”但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的语文课曾一度得了情感缺失症,麻木、冷漠和“铁石心肠”曾像沙尘暴一样席卷着我们的课堂。我们的语文教师,曾以一种超然的心态带领我们的学生冷眼旁观的肢解着文本,一度陷入知识传授、技能分解的技术主义泥潭。学生在过细过度的分析与静态机械的训练中渐渐的失去了灵性,失去了对母语的兴趣。
    语文课需要感动、需要诗意、需要心灵的泪花。正像干涸的荒野需要甘霖、冰冻的雪原需要暖流、寂寞的空山需要鸟鸣一样。这种感动是学生与作品的直接对话,是师生之间心灵的交融,是作者之情、文本之情、学生之情、教师之情汇流而成的生命润泽。
    记得全国特级教师于漪老师谈到自己童年的学习经历时,依然能清晰地回忆起六十年前她的国文老师贮满情思的眼睛——“老师朗诵着,进入了角色,那深深感动的神情凝注在眼里。这种感情感染了整个教室,一堂鸦雀无声,大家都被感动了。”真可谓“此时无声胜有声”!我不敢妄称自己的教学有此神力,但在现时作为“榜样”的语文课一次次被铺天盖地的技术手段无情无理地强暴之后,我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讲台上的学者面容清癯,鬓发斑白,长衣飘举,满目忧思。这形象也许是闻一多,也许是叶圣陶,也许是朱自清——我始终偏执地认为:他们才应是语文教师的思想典范和人格高标!他们才是真正的大师!
    面对越来越沦为考试附庸的教学、远离生命原点、教育原点的语文教学,我开始在内心深处发出这样的诘问:语文教育的终极目的是什么?怎样让语文课达到点化和润泽生命的“自由对话”的境界? 在一次次的痛苦的思索后,我终于悟出“语文教育应该是生命的诗意存在”,是对学生言语生命的一种成全。语文课应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应是师生一起编织的美丽的成长童话,一起书写的生命的传奇。
    没有见过风景的人,会把盆景当作风景;即使见到了真的风景,也不应只停留在一处。对于课堂教学而言,这两句话我觉得同样适用——而它恰恰最有赖于教师“脑内存”的容量和品质。我个人认为,真正的语文课,应该是在特定情境中,教师以“生命在场”的姿态,引导学生倾听文本的灵魂回响,开掘语言文字背后的价值取向、精神母题和文化传承。2005年5月,我上市级示范课《散步》,就注重了对“亲情文化”的挖掘;2009年3月,我做省级示范课《七子之歌》,就引入了闻一多的“三美诗论”;2010年4月,我参加全国中学语文优质竞赛所作的《乡愁》一课,就与学生一起探讨了中华文化中的“乡愁”基因。我认为,只有这样,我们的语文课堂才能显示出其厚度来。
    其实,教材只是一个“引子”,我们借这个“引子”可以更深的走进作家作品,走进文学史,走进人类的精神空间。语文老师应该像牧羊人那样,把学生领到“水草丰茂的牧场”,而不是圈养起来。语文老师应该用人类的文化神韵去滋润学生的心田,引领他们登堂入室,领略人类文化大厦的恢宏气势和美丽姿态,充分享受徜徉人类文化之中的无穷乐趣。
    所以,语文老师要想尽办法“美容”或“整容”的教材,结合自身的认识去经营句式和文本结构,去补白,延伸,演示等。比如:笔者曾经执教的《乡愁》一课,为了加深了学生对主题的理解,就顺势引入了对比阅读文本——《望大陆》和《乡愁四韵》,中间还穿插了诗人余光中沧桑的人生经历,展示情感的多面或同面的多层性。让学生在同类的类比中探究原因,得出自己的结论。这样既拓宽学生的阅读面,丰富了学生的情感体验,又加深学生对文本的理解,让学生渐次明白诗歌背后诗人的颤动的心灵弦音和浓浓的乡愁文化,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语文课的宽度不能发散得无边无际,而应是在同构点或者异构点中的延伸或对比。其最终目的是为了走向文字的深远和思想的深刻。

    三

    北师大刘锡庆教授曾经指出,语文课“从本质上看无疑是‘立人’之课,它具有强烈的人文精神。”语文课呈现的不应该仅仅是“鲜花”,还应该有“花开的声音”,课堂最美的声音是学生生命思想里“拔节”的声音!教师的思想有多深,就会在课堂上引着学生走多远。思想的贫困比经济的贫困更可怕!帕斯卡说:“思想形成人的伟大。人只不过是一个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我们的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说句老实话,多少年来,中小学的语文课很难与思想的深度联系起来。我们语文教师中的大多数,一直做着教参和他人思想的传声筒,一谈《孔乙己》就是批判科举制度,一谈《雷雨》就是揭露资产阶级的残酷、反动、虚伪,一谈《项链》就是批判小资产阶级的虚荣心,……语文课堂的文化品格——文学的熏陶、学术的深度、理性的光照、自由的启蒙、民主的思想,长期与我们绝缘。如果语文只在那些没有生命的字词句上反复折磨学生,不愿为学生的思想与精神奉献智慧,那么我们就不能指望语文有打动人心的力量。我始终认为,那种没有高尚价值引领、没有思想深度的语文,是庸俗的语文、粗劣的语文、甚至是罪恶的语文,因为它培养的是一批批丧失独立思考能力的“空心人”。所以,我一直把“培养具有独立精神与自由思想的现代公民”作为课堂追求的终极目标之一。
    把思考的权利还给学生,这才是语文课的主要任务!只有让学生思考得更加深入,才能让孩子的精神之树长起来!就语文教学而言,我们的目的不是培养文学家,而主要是培养“思想家”,也就是培养学生在生活和学习中善于观察、善于思考、勇于探索、勇于创造的习惯、意识和精神,这种观察和思考当然主要是指向人生和社会、历史和现实、文化和精神等领域,这才是语文教学能够而且应该做的事情,因为思想不仅是人的权利,而且是人的本质。没有思考的生活是动物式的生存,不会思考的人只能丧失独立人格和自主意识,从而沦为感性和知性的奴隶。为此,我经常让学生针对社会现象和历史事件等,在课堂上进行口头作文或思考交流。

    四

    很多时候,我感觉不是我这个人站在讲台上,而是我的生命。我快乐着享受付出,快乐着享受工作,快乐着享受着生命和活着的过程。每一节课对我而言,真的都是一种快乐和享受,是和那些可爱的孩子们用心和生命进行交流的快乐与享受。我小心翼翼地用智慧和爱心给课堂的每一个细节都涂上了幸福的底色,在改造课堂中不断追寻和实现着自我超越,让学生在自由、民主、快乐中领略到别样的课堂风景。我欣喜地觉察到自己在教育探索的路上似乎已经触摸到了诗意人生的境界。
    当一届又一届学生不仅仅把我当作他们的语文老师,还把我当作他们的“精神导师”时,内心里涌现出的不只是甜蜜和自豪。前几日,收到一位毕业学生的来信,他说:“您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语文老师!您是我们知心的朋友,更是我们的精神导师。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您!如果有来生,我愿意一万次做您的学生!”看完信,一种莫名的激动涌上心头,不知不觉中,我的两眼湿润了。平淡的日子中这种幸福和快乐又有哪位不曾为人师的人能享受得到呢?而我拥有了这种幸福和快乐,也会尽力去创造平淡中的新奇。为了我心爱的学生,也为了我自己。
    19世纪德国的哲学诗人荷尔德林,面对人生和人类的种种苦难,曾写下过这样的诗句:“人充满劳绩,但还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上。”我有一个天真的梦想,那就是:让语文课具有情感的温度、文化的宽度和思想的深度,“成全生命的诗意存在”,在敞开的对话中,共同寻找语文的真谛和生命的意义,让自己和学生诗意地栖居于语文课堂之上。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